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陽間借命人-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破繭推薦

陽間借命人
小說推薦陽間借命人阳间借命人
魔影哈哈笑道:“怎么样?你输了吧?”
“按照约定,你应该把躯壳给我了。”
我冷声道:“胜负未分,你就想要我履行赌约?你的梦做得太早了吧?”
我面色一整道:“你真的了解心魔么?”
魔影微微一怔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最善变的其实就是人心。有些人前一秒想的事情,到了下一秒就会变得完全不同。”
“不信,你可以再往下看。看看心魔能不能说服徐安安?”
下一刻间,心魔就哈哈笑道:“徐玉龙是什么性子,你不清楚么?”
拉戈·云奇:继承者
“这些年,因为与徐玉龙暧昧,死在你手里的女人还少吗?”
“徐玉龙永远都不会满足,他不是不知道,你杀人之后也会遭到反噬。”
“徐玉龙明知道,你常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痛苦哀嚎,还要一次次找你除掉对手。说明,你在他的手里只不过就是一个工具。”
灵台仙缘 小说
“等到他有了更好的工具,你就不重要了。”
“两界堂的美女,不仅相貌千里挑一,而且胆识过人,身手了得。你把他们收归徐玉龙麾下,他还需要你么?”
“就算没有这些美女,只有四大邪僧,徐玉龙也一样会抛弃你,他需要的是更大的利益。”
大唐魔探
“如果,你想要徐玉龙的话,李魄给你的办法就是唯一出路。”
心魔的声音一顿道:“当然,你不要徐玉龙的话,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徐安安的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心魔声音里带着蛊惑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不过,在我说出这个办法之前,你得先想想,你要的是什么?”
“你这些年在徐家受的苦,是因为你的体质,是因为你的命格吗?”
“不是!徐家大长老的孙子,也是凶命之人。可是,谁敢说要溺死他的孙子?”
“那个孩子不仅可以享受到优待,还被送往宗门。”
“同样是徐家子弟,你为什么不行?”
“归根结底,是你父母在徐家的权势低微!”
心魔的声音渐渐加重:“你再想想。如果,徐家有一个比徐玉龙更有地位的人在乎着你,你会不会依赖徐玉龙到如此程度?”
“说得明白一些,你依赖的并不是徐玉龙,而是他的权势。”
“这一点,你心里非常的清楚。”
“你要是成为徐家之主,那时候,哄着你,护着你,甚至主动低头,让你踩在他脑袋上的人,恐怕数都数不过来。”
“你又何必在乎一个徐玉龙?”
心魔不等徐安安说话,就继续道:“你可千万别问我,那些人捧着你,顺着你是不是真心实意。”
“徐玉龙一直护着你,他是真心么?”
“你要的不是那些所谓的真心,你要的是掌控一切。”
徐安安的眼里渐渐露出了凶光:“我得怎么做?”
心魔道:“与我合二为一,入魔,成不世之魔。不过……”
心魔的话锋一转道:“你想入魔就得亲手杀掉徐玉龙,了却你心底最后一丝牵挂,你就是魔!”
心魔在说话之间,将手伸向了徐安安。
后者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短短片刻之间就与心魔融为了一体,周身魔气陡然暴起。
等到徐安安站起身时,身上魔焰已经外溢数尺,就像是一只带着地狱烈火的恶鬼,缓步走向了徐玉龙。
所有人同时戒备之间,唯独老刘轻轻摆手道:“都别动,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做。”
徐玉龙见到徐安安时也是一愣,直到对方快要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试探着喊了一声:“安安!”
徐安安右手暴起,直接卡住了徐玉龙的脖子:“哥,我来了。”
“哥,我想问你一句话:你真的把我当过妹妹吗?”
“我……”徐玉龙还没说话,徐安安的五指已经渐渐收拢。
徐安安的五指同时扎进了徐玉龙的脖子,他已经说不出话了,眼泪却在不停的往外流。
徐安安看着对方那渐渐失去血色的面孔,也流下了眼泪。
神农小医仙 小说
那个时候,我没在现场,林照却告诉我:她当时有一种感觉,徐安安在杀的人,不是徐玉龙,而是她自己。
可是渐渐失去了生气的徐安安,又像是在重获新生。
她仿佛看到了一只正在破茧的魔蝶。
她的蜕变,必将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
她必将脚踩着累累尸骨,名震术道。
徐安安的手掌即将完全收紧的瞬间,似乎又有些犹豫,徐玉龙也终于在挣扎之下喊出了一声“妹妹”。
没人知道,徐玉龙那最后一声妹妹究竟是什么意思?
或许,徐玉龙是在他人生最后一刻,想过兄妹亲情。
或许,那只是徐玉龙为了祈求活命的手段。
真相,没有人能说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