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第247章 改過命展示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小說推薦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满级玄学大佬在八零修道观
“这事一时半会儿商量不下来,你得先想个临时的方案,不是说拆就拆的。”林至想了想说。
玄素九不由沉默了一下。
经历过昨天晚上,她已经不太敢想所谓的替代方案了,那种临时解决却不彻底,以后一定是个巨大的后患。
况且那个地方是居民聚集之地,人来人往的,如果其中真住着一两个心怀叵测的人,很难被发现。
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像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直接拆了。
但是看看林至他们两个人的表情,这件事情估计真的很难。
必须得先将那个埋下的法器搞出来,至少不要让那群阴魂继续在院子里面游荡,谁知道时间久了之后他们会不会突然转变。
到时候一旦出来为祸人间,那可就麻烦了。
拆到外头的墙,林至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下决定,但是到院子里挖点东西,这是小事儿。
林至都不用请示,直接一挥手,让她随便去挖。
玄素九很不理解。
拆个墙要请示汇报,挖个墙就这么简单吗?
“看什么?还有什么不理解的?难道还要我给你找个铲子吗?”林至看了她一眼。
“用不着!”玄素九白他一眼。
她在心中默念,这两个都是大骗子,以后动手除邪这种事情,让他们两个自己去干吧。
中午之前,玄素九去了一趟派出所。
小马正顶着一头睡出来的乱发,端着饭盒准备去食堂。
看到玄素九之后,他觉得饭都不香了。
“我爹在家做辣子炒鸡,你要不要去吃?”玄素九顺口邀请。
小马使劲点头。
“等会儿,我去找老王。”
玄素九说着,进去找了王启航。
自从上次玉桑隐入王灵官神主牌修行,这神主牌就一直供在王启航这里。
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 小说
玄素九打算把神主牌往老戏台上供一下,老吴看着还挺想念玉桑,她打算让玉桑出来活动活动,跟老朋友叙个旧。
王启航没有意见,同意的最大原因,还是听说他和他哥可以跟玄素九一起去蹭饭。
玄青松一点都不嫌麻烦。
他闺女的客人,就是他的客人,顺便还能给老头子弄点好吃的。
上午的时候金元宝送来一只鸡和一尾大活鱼。
除了辣子炒鸡之外,他还打算给闺女炖个铁锅鱼。
院子里的香味儿,一直飘到外头小街上。
这两天,他已经在这里顺利开拓了自己的新职业。
这些日子,总会有些年轻人拎点菜过来,让玄青松帮忙加工一下,每回都或多或少的给些加工费。
黑道百合
这钱玄青松赚得又轻松又愉快。
顺便觉得自己可能掌握了什么开启道观发家致富的新密码。
李海天天在这里住着,不能下地干农活,只觉得有些不大得劲儿。
现在就负责帮着玄青松干点活,比如砍砍柴禾之类的。
“青松师父,我什么时候能带着闺女回家啊?”
趁着烧火的工夫,李海跟玄青松聊起了自己最关注的话题。
那天晚上之后,李晶莹睡了一觉,第二天跟一般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小脸不再发地么苍白,也挺活泼,跟严绿绿一起玩耍的时候,也显出了小孩子的天真和毫无心事。
可是李海还是担心啊!
灰姑娘的阴谋
谁知道,这是不是暂时性的?
说不定,这又会跟前些日子一样,突然之间,小姑娘就变成了一个女鬼。
“当时这孩子抱回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是我弟跟别的女人生的。是我娘说,捡了个旁人养不起的孩子,说是叫我养着。”
李海这些年种地、干活、奉送父母,还得支撑着弟弟们长大,为了这个家,可以说是牺牲了自己。
庶 女 明 蘭 傳 小說
现在人过中年,日子也明显比以前好了,又养了个闺女,他都觉得比以前好多了。
不过,后来这样尴尬的场面,他这个老实人是没有想到的。
想想三弟妹人确实不错,家里条件好,也没嫌弃过乡下的父母。
对他这个大伯哥也很尊重照顾。
所以,李晶莹身世一曝光,李海居然是最尴尬的那个人。
幸好,他三弟妹看上去没有马上不跟老三过下去的意思。
即使这样了,也没对李晶莹恶语相向。
可是李海现在想得最多,还是远离!
带着孩子远离!
无论如何,李波的家庭必然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就算李海没媳妇,也知道,对于一个媳妇来说,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
“早知道,当初就不听我娘的话,去给孩子改什么命。没想到改完之后,这孩子的命还是苦。”
李海说者无意,但对玄青松来说,听得人却很有心。
“改命?这小姑娘改过命?”玄青松一愣。
没听说啊!
如今这里可是有他师父和他闺女两个厉害的人物,应该是看得出来。
可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提过。
“改过,我们村里,原来也有个李仙婆,她很年轻的时候,被大仙选中,在我们村里帮人提供看看事,治治病啥的。前些年,因为害怕挨批,她还躲在山洞里住了好些年。”李海告诉他。
“我家闺女小的时候,可真是三灾八难的,就没断过。到四岁上,我们村里人还说,这孩子准保是养不活。没办法了,我娘才抱着孩子到山里,找李仙婆看了。”
李仙婆也是厉害啊!
当时大手一挥,表示改命!必须得改。
改命的过程,李海并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正被村里派出去学习使用农机,等回来之后,就发现孩子不生病了,也开始长个儿了。
李海的母亲多次提起,要不是李仙婆帮忙,这孩子可能真得养不住。
“可惜,李仙婆给我闺女改过命之后,第二年刚刚过完年就死了。当时我还带着孩子去给她烧过纸呢。”
玄青松觉得这事儿必须得给自己闺女说说。
玄素九这会儿刚刚带了客人进门。
她自己正在厨房外头打水洗脸。
听到这个消息,玄素九大吃一惊。
她觉得自己的眼睛难道是瞎了?
一个孩子改没改过命,她居然都看不出来?
是什么遮住了她的眼睛?
还是这里有人用了什么全新的方法,连她都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