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討論-第三十一章:陳念芙的利刃相伴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小說推薦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她在冷宫惨死后,狗皇帝跪着求原谅
不过,她确实只是侍女,如果非要再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将来有一天要光复云楚的时候,她便是弑君者。
武藤与佐藤
“是吗?我倾慕汐瑶姑娘已久,若是侍女的话,不如陛下割爱,把她赐给我。”叶向尘故意收紧臂膀,把汐瑶拢在怀里。
“她是我的女人。”齐轩原本冷淡幽深得黑眸此时盛着怒意,仿佛要将眼前这个三皇子挫骨扬灰。
“过来。”齐轩心里一阵烦闷 ,他若不说让她过来,她是不是打算在叶向尘怀里待一辈子?
奇异人生
汐瑶深吸了口气,面色苍白有些虚弱得下马,却差点站不稳,倒在地上。
齐轩拉她上马,一言不发得扯了扯缰绳,回营帐。
月下,两人骑在捷金马,一路无言,快到营地的时候,汐瑶打破了两人间沉默的气氛,“三皇子答应先不和亲了,我们不用……”
“怎么?他救你一次你不忍心了?还是你们本就是旧相识。”齐轩这话跟打翻醋坛子一样。
他早就问过汐瑶是不是认识叶向尘,她骗了自己。现在有对他动恻隐之心,只怕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汐瑶。
她懒得和他说,他有什么资格来问他,她是侍女,他爱的是陈念芙,管她认不认识叶向尘呢。
“陛下。”影卫看到齐轩回来,赶快迎上去,把齐轩扶下马。
“陛下,汐瑶姑娘,你们没事太好了。”陈念芙说着又咳嗽了几声,拿手里的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泪水。
一群人围着齐轩嘘寒问暖,汐瑶看着陈念芙身上齐轩的绸缎披风,眸色沉了一下,头还是有些昏沉,伤口得灼痛感令她几乎站不住。
齐若槿听说汐瑶回来了,赶快跑到猎场上,她喜极而泣,一把抱住汐瑶,“汐瑶回来了,吓死我了,我以为……”
后面得话她说不出口。
“嘶——”
听到汐瑶口里倒吸一口凉气,齐若槿才松开她,她脸色苍白,虚弱无力。
拾荒者
“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哪里受伤了?”齐若槿赶快检查汐瑶身上的伤口。
可汐瑶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了,倒在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齐轩抱着汐瑶往营长走,“宣御医。”
众人看齐轩走了,也都散了,只有陈念芙还站在原地。
影卫在她身后,默默走到她身后,“娘娘,外面风寒露重,臣送您回去吧。”
“嗯。”
影卫跟在陈念芙身后,步履缓慢,在寒月下,陈念芙的身影变得无比的孤寒,他这才发现,她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他从小是可以被随意买卖的奴隶,他被人欺凌,侮辱。
直到丞相府把他买下,训练他做齐轩的影卫,从此他就是齐轩的影子。
躲在暗处,躲在齐轩的身后,保护他,听命于他。
他本就是卑微到尘土里的,直到陈念芙随着她父亲一起住进丞相府,那天他在外执行任务受了伤。
陈念芙看到后,用自己的小帕子抱在他的手背上,问他,“疼吗?”
他的人生被这两个字点亮。
———————
“汐瑶如何了?”陈轩负手而立在床边。
御医给汐瑶包扎好伤口后,又反复给她诊脉,良久后才开口说:“陛下,之前老臣就说过汐瑶姑娘频繁受到外伤,不可再有任何闪失,现在旧伤未愈又添新疾,臣先开些消炎的方子,剩下的就看汐瑶姑娘的造化了。”
“这么严重?”齐若槿的心慌被无限放大,汐瑶为了救她,独自引开猛兽。
若汐瑶真的有什么事,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御医向齐若槿行礼,然后说:“公主也不必心忧,臣定会助汐瑶姑娘度过此劫。”
——–
暮色已沉,一抹暗色的身影闪进陈念芙的营帐里。
“这么晚了,你来我这,是怕别人注意不到你么?”陈念芙声音温柔较弱,却让人听了阴恻恻的。
“娘娘,那个汐瑶居然活着回来了,他们肯定会查这件事的,求娘娘救救我啊。”沈心跪在地上,都怪她当时听了陈念芙的鼓动,才会陷入这摊烂事里来。
陈念芙歪坐在美人踏上,勾起一抹冷笑道:“你做了什么与我何干?”
沈心见她是想撇清关系,心下一横,“当时是娘娘把引血香给我的,我……”
“放肆,就凭你也想诬赖我们娘娘?”陈念芙身后的贴身侍女打断了她。
陈念芙微微扬手,声音温婉,“诶,不要无礼。”
这沈心让她怎么说呢?她是太傅之女,又是太后的母家的一个侄女,要说凭着她的家世和样貌才情想进宫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齐轩这么多年都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妃子,甚至有的连面都没有见过,太傅是明白人,不愿意把闺女送进皇宫白白耽误了青春年华。
这么多年,她陈念芙争夺的一直是荣华富贵,甚至是那至高无上的权力,她可从没有像这些女子一般对皇上动什么真感情。
所以她能在齐轩面前进退有度,能利用这些痴心女子对齐轩的爱慕,为她所用,李清鸢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但这沈心偏偏对齐轩死心塌地的,甚至都把办法想到了她这,她不过是旁敲侧击了几句,沈心就真的去做了。
机械人的罪与罚
“娘娘,求您救救沈心。我今后定会为娘娘效力。”沈心知道这后宫的女人各个都不是好惹的,心机深沉,吃人不吐骨头。
沈心一直觉得自己是聪明的,可她就是被妒恨冲昏了头脑。
“行了,你先起来吧,这事你也不能怪我,谁想到那汐瑶这么命大呢,猛虎口下都能逃生。”陈念芙走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的沈心。
李清鸢已经不能再成为她的利刃,这沈心若能进宫,倒是合适。
“这只是个小物件,如何证明这个是谁的?你只需要把做事的人处理干净,这玩意就没什么用了。”陈念芙把覆在沈心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沈心听了这话,只觉得背脊寒毛直立,眼前这个温婉柔弱的念妃变得无比的阴森可怕。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爹不让她进后宫,是不想她也变成这样阴狠毒辣的女人,可为了齐轩,她愿意与虎谋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