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愛下-無解的幻蝶蛹鑒賞

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小說推薦詭異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诡异世界:我有武道修改器
浩瀚世界无奇不有,这幻蝶算是不入阶诡异中比较麻烦的一种。
幼年的蝶蛹会被母体排在一些阴暗潮湿的地方,一但有人触碰到,那后果很严重。
“蝶蛹会将人体作为寄主,在里面吸食营养,当它破茧而出的时候,就是寄主命丧黄泉之时!”
听玩他的话,苏远问道,“既然这家伙不好惹,注意点不就行了?”
余常翻了白眼。
“若是这家伙真这么简单就能躲开那也不能叫麻烦了。”
接着他语气凝重的讲到。
幻蝶蛹的体型极小,就像你看到这个尸体眼里的那个。”余常大手指向地上的尸体。
它的分布没有规律,你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不经意间会接触到。
这家伙在破蛹之前,几乎察觉不到,很小概率会有一些不舒服的症状,但等你真正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嘶……”
苏远面带骇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余常看出他的顾及,安慰到。
“你放心,只是普通的触摸是不会被染上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余常略微思索之后安排到,“现在最保险的就是连带尸体一起烧了,随后成年的幻蝶蛹没什么危险,但自带的迷幻效果也能惹出不小的麻烦。”
“只要把尸体烧掉就行了?”苏远问道。
“不,没那么简单,幻蝶一次播出的蛹幼虫数量极多,现在以这间酒楼为中心,方圆五里都要仔细的排查,特别是一些潮湿的地方。”
闻言,苏远立刻问向苦着一张老脸的老板。
你们这个酒楼有没有什么符合特征的地方。”
“大人说潮湿地方的话,在我们后院有一口井,哪里的可能性比较大。”
“水井……!”
苏远的神色一下变得沉重,“除此之外没别的地了是吗。”
妇人被他突然变化的态度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说符合条件的就是水井哪里。”
“你们酒楼的水井只供你们自己,还是也提供给来这里的客人?”一旁的李清快速问道。
“只供给我们自己喝,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来喝酒的。”
闻言,几人同时松了口气,,若是幻蝶在水井里投蛹,那这下事情可能闹大发。
众人很快来到水井处,余常还特地安排了两个人去察看一下酒窖,以及所有的房间。
最后还问了与红蝶同住的那人,确定了死者最近一月没有外出过,最后把范围确定在酒楼里。
“这就是我们酒楼的水井。”
老板娘领着几人来到后院,指着一口青石砌筑的井,几人看过去,随后迅速将其方圆半丈围得严严实实。
透过井口,可见下方井水清澈,表面波澜平静,但水似乎有些深,几人能看见的只有几米,其余都是黑漆漆的,
“幻蝶能进入水里面嘛?”
苏远看着面前极深的水井问道。
余常给出的答复是可以。
“成年的幻蝶翼展可达一米,产下的蛹能适应很多极端的环境,而且幻蝶蛹的个头不小,形状和野生的蜂窝类似。”
说完,他看着一眼看不到的底的水井招来老板娘问道。
“这口井大概有多深?”
妇人回忆一番后,委婉的表示自己不清楚。
这口井存在的时间很久了,之前这间酒楼还不是做这个生意的时候便已经存在。
余常闻言,对着李清道,“取照明符来。”
闻言,李清快速从腰间的取出一张符纸,苏远有些稀奇的看着这玩意。
“我们司里还有照明符嘛?为什么我没有。”他看着余常手中异常玄妙的符纸问道。
“司里的符种类很多,都是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配的,一般给你的发的就是最能保证安全的,要不是今天有案子,我也不想换这个玩意。”
苏远恍然,原来自己手中的符已经是最好的那几个了。
照明符只有在某些特定的环境在才能发挥作用,比起烈焰符之流来说就有些鸡肋。
随后,余常随身拿出一根细线,将一头系在符的顶端,接着将其激发,符纸刹那间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即便是在大白天也不可忽视。
抛入井内,众人的目光随之转移到水井中,起初苏远也曾怀疑过符纸会不会被水侵湿失去作用,但,符纸甫一入水立刻就被一层盈盈光辉包裹。
与它发出的耀眼光芒不同,那股光辉显得很温和,隔绝了水的侵蚀。
苏远大感神奇,心中暗暗想到,以后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学一下符道。
随着照明符纸渐渐的下潜,众人也看清了下方的情景
起初是井壁四周的青苔,在水中飘飘然的,再往下,四周的井壁有些发黑,这是常年泡水且不见天日的现象。
在照明符纸依旧往下潜,水井很深,约莫继续下潜约有一丈的深度之后,一个黑乎乎的轮廓渐渐出现在几人的视野中。
“找到了……!”余常大声道。
如先前所说,幻蝶蛹的形状与野蜂窝极其类似,,表面圆滑,像是一坨鲜活的血肉,不断在水中蠕动着,让人看得泛起鸡皮疙瘩。
“怎么除掉它呢?”
苏远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语落,众人皆是有些苦恼起来。
下去?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幻蝶蛹周围的小口子无时不刻在往外面吞吐幼虫,谁敢下去找死?
“这样吧……”余常说道,“这里的情况现在不要轻举妄动,留几个人在这里封锁,我回去请教一下祁老再做打算。”
几人没有意见,现在的情况超出他们能够处理的界限,请教老人才是明智之举,很快,余常离去,留在苏远李清等人在这里。
就在几人等候的间隙,突然有一声尖自楼上响起,一下将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啊……!”
声音尖锐,充满了惊恐,苏远闻声眼神一凝,“李清,你和我去看看,其余人在此等候。”
自东河村一战,他凭借强悍的身手早就在一众镇魔司人员心中树立起不小的威望,这番安排也没人提出意见,纷纷答应。
李清对苏远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快速朝着楼上赶去。
“小莲怎么了?!……”
“快来人个人看看啊!”
楼上的隔间,一名青衣女子躺在地上,身躯下,大滩黑血四溢,从地板往下渗透,滴答滴答的落在下方,她的眼球同样暴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远处围着许多人,旁边似是和死者关系及其要好的一个姑娘,满脸悲伤的看着尸体哭得撕心裂肺。
苏远上前,拨开围观的人,只看了尸体一眼他就眉头紧皱。
和红蝶如出一辙的症状,李清以布遮面隔开那股恶臭,看了两眼随后便对苏远摇摇头。
孤寡孤寡孤寡君
“已经没救了。”
苏远面色极沉,又是一条人命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他猛的惊醒,对身后跟上来的老板大声道:
“快,把你们这酒楼的所有人召集起来。”
说完,他在李清耳边低语。
“你回司里,问下这个幻蝶蛹有没有能治疗的方法,我怀疑现在这间酒楼的人大部分都被感染了!”
“嘶……!”
闻言,李清的神色万分凝重,不敢耽搁,飞快的跑向外面。
“你是镇魔司的大人吗?……”
身后,一道弱弱的女声响起。
看过去,是哪个跪在尸体旁痛哭的女子,一张苍白的稚嫩小脸满是希冀之色,看着苏远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见其望过来,她赶忙说道,“你一定有办法救我姐姐的,对吧……是不是……”
面对她的请求,苏远沉默半响,最后只是低声道。
“抱歉,人死不能复生。”
闻言,女子眼底的唯一 的光芒飞快的消逝,整个人好似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低着头,没有一点生气。
苏远不忍看这一幕,转过头去。
其余的人已经在楼下集结,楼上只有她和苏远,下面的老板娘往上喊着。
“大人,人已经来齐,有什么您可以安排了。”
“等着,不要离开。”
苏远回到,随后,半跪在女孩面前伸出手,“走吧,我们先下去,她已经去天上了,你要好好的活着别让她在上面担心好吗?”
一息……两息……
女孩没有回应,苏远心头顿时涌上一丝不对劲,连忙伸出手去触摸面前的女孩。
下一刻,就有一丝丝粘稠黑血从女孩披散的头发下滴落在地板上。
滴答声令苏远眼瞳一缩,片刻后,他情绪低沉的将手缓缓抚上她的头顶,将两人的尸体并排摆放在一起,迈着机械的步伐向下走去。
掏出传音符,看着屋子内齐刷刷望过来的目光,苏远眼眸充血,突然间大吼起来!
“余常,你这家伙怎么还没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老板小心翼翼的看着苏远。
“大人……”
看着她们畏惧的眼神,苏远轻声道了句“抱歉。”
“嗡嗡……”
手上的传音符亮起来,苏远连忙凑到耳边,传来的却是冰冷的几个字。
“幻蝶蛹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