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笔趣-第十七章 竹雞的世界我不懂鑒賞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
小說推薦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我囤千亿物资穿到七零养三崽
炖好猪蹄,吃过晚饭,终于迎来了纪琬翘首以盼的夜晚。
纪琬带着大哥和二哥一起上山。
“大哥,二哥,等会我们去竹鸡的活动地点,到时候你们负责捡鸡就可以了。”
大哥和二哥两人都不敢置信,“不用我们上吗?这个鸡不都是很难抓的吗?”
“这个竹鸡和普通的野鸡可不一样。”纪琬捡了一根竹竿,递给二哥,“二哥拿着。这个竹鸡晚上一般不会乱飞,因为晚上它们看不清方向,加上强光手电刺激它们的眼,它们会静止不动,直到竹竿把它们打下来。”
还好纪琬,之前去镇上买了两个手电筒,虽然没有21世纪的便捷,但还是能用的。
大哥和二哥点了点头,但还是半信半疑。
恋爱生存战
傍晚的时候,听它们吹起“熄灯号”,听它们集合队伍的歌声,看它们在哪棵树上欢快地扑腾;晚上只需要一根手电筒,一根竹竿子,就能吃到一顿美味佳肴。
到达竹鸡的占据点,纪琬立刻带着两个哥哥下手,“大哥,听见没,竹鸡的叫声,附近几棵树上都有,到时候我们俩照手电筒,二哥用竹竿子把它们套下来。”
“行。”
三人就像捉贼一样,悄悄的潜入它们的根据地,纪琬在大哥的耳边,小声指挥,“照。”
我足够努力,值得未来所有美好
昏暗的树林,瞬间明亮起来,纪琬和大哥兵分两路。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刚照了一棵树,后面就响起大哥兴奋的声音,“小妹,真神奇,这些竹鸡真的不动了,就跟石化了一样。”
竹鸡在冬天都是团体生活,他们一到晚上就会在树上,站成一排,互相取暖。如果某只竹鸡因病或其它原因跌落,其它竹鸡将会挤过来填补它的空余位置。
二哥也是很新奇,竹竿子套的一个比一个准,一次比一次快。
三人站在三个背篓面前,咽了咽口水,纪琬首先打破安静,“哥,这都够吃好久了。”
“没错,这里的竹鸡还真的肥。”
纪琬脑瓜子一转,“哥,快我们去找找有没有竹鸡蛋。”
“行,我和你去这边,二弟你去另一边。”
二哥接过手电筒,“行,那我们在这里集合,尽快回来,找不到就算了,天黑山上不安全。”
纪琬带着大哥一直往竹鸡生活的地方走,一片树林,还有一些竹子矗立着。
晃悠了好久,都没有竹鸡蛋的影子,纪琬耐心逐渐消散,“大哥找不到,我们就……”
还没说完,大哥就开口了,“小妹,你看那个是不是竹鸡窝。”
顺着大哥手电筒的方向,纪琬望过去。
是一座坟墓。
比较简陋,就一块木牌,后面就是一堆土。
“这里居然还有坟墓,太阴森了。”
坟墓,傍晚,配上一阵阵冷风,耳边还伴随着阵阵风吹过树梢的声音,难免让人觉得害怕。
纪琬也有些瘆得慌,“大哥我们赶紧把上面的竹鸡蛋拿走。”
竹鸡窝很大,蛋也算多,里面估摸着不止一只竹鸡下蛋,足足有十二个。
不过竹鸡蛋的位置有点特别,大哥取蛋时,手都在抖。
“小妹,你说这竹鸡怎么把窝筑在骨堆上,怪吓人的。”
不得不说,这些竹鸡还真有点牛,把自己的老窝筑在这种地方。
“鬼晓得它们,快走,回去和二哥会合,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纪琬临走前,对着坟墓鞠了一躬,嘴里还碎碎念,“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咱也就是混口饭吃,安息吧!”
到了约定地点,等了二哥五六分钟,大哥冻的人都麻木了,“二弟,你这么这么慢。”
二哥转过身,背篓朝着我们,“你们看里面。”
纪琬和大哥打着手电筒,朝着二哥的背篓里望,不敢置信,“二哥,你哪里捡的那么多的竹鸡蛋,我们才找了十二个。”
背篓里表面满满当当的鸡蛋,怎么着也有二三十个,大哥拍了拍二哥,“行啊你,怎么做到的。”
“嘿嘿,我本来找了一圈没找到,然后突然抬头的时候发现还有竹鸡的巢在树上,我就挨个摸了个遍。”
“太好了,到时候就给大嫂二嫂还有孩子补补身子。”
三人背着收获的猎物,立刻打着手电筒下山了。
还好冬日小动物都冬眠了,不然指不定碰到什么有杀伤力的猎物。
自从有了葛婶子扒墙头,老纪家再也不在院子里放些鸡鸭鱼肉了,这种人实在是太下头。
回到家,把门一关,背篓放在地上,“看看我们打到多少猎物。”
赛马娘 小马扑腾漫画剧场
陈荷满心欢喜的跑过来看背篓,“这是转运了吗?这么多?是竹鸡吗?山上很少见的,寻常人可都是不认识的,你们怎么抓到这么多?”
大哥指了指一旁的纪琬,“都是小妹,她早上在山里听到了竹鸡的叫声,就等着晚上去抓。还别说,这种竹鸡一根筋,二二的,手电筒一照就不动。”
“大哥,这可不是二,它们是没办法,只要一有强光,就动不了。”
大哥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管他呢!这些都够吃很久了,明天我们来处理一下。”
“行。”
大哥刚准备转身回屋看看自己媳妇,顺便好好休息,就被纪琬叫住了,“大哥等一下啊,我有件事,明天想让你帮忙。”
“啥事,小妹你直说就行。”大哥困得都打哈欠了。
“大哥,你明天帮我用泥做一个简易的烤箱。形状是长方型,空心的,可以塞柴火。我在咱家外面角落看见一个废弃的瓷缸,能不能把瓷缸竖着切掉三分之一,到时候放在长方形地基的上面……”
仔细的讲解加上手舞足蹈的动作,大哥立刻就听懂了,“行,我知道怎么弄了,明天我上队里借个切割机。”
“谢谢大哥,家里就数你手艺活最好。”请人帮忙,当然要多多美言,况且她大哥的手艺活确实很好。
果然啊,人都喜欢别人夸,大哥挠了挠头,“是吧,你二哥就比不上我,就他半吊子手艺,还有他那脑瓜子,压根不能理解你说的什么烤箱。”
“是是是,大哥最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