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 起點-第二百五十七章 陸壓道君再現展示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
小說推薦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我师父超强却过分稳健
就在羽灵撼动万花谷大阵之时,远在荒古中州南域十万大山中的花灵圣人忽然心有所感,苍老的容颜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抬手在虚空中一抹,万花谷中发生的一切都清晰地浮现在她的面前。
她看到羽灵现身瓦解了万花谷的护山大阵,看到羽灵动用出某种诡异的岁月神通斩杀了万花谷的一位复苏圣人,花灵圣人不由得惊怒交加, 厉声咆哮:“先天道胎那孽障如今在我万花谷!”
话音未落,花灵圣人就化作一朵璀璨夺目的九彩神花,快速消失在原地。
花灵圣人见识到了羽灵的实力强悍之处,很干脆的将羽灵的行踪告知天下,就是想要借助其他圣人圣王之手来解决万花谷的危机。
让她忌惮的不仅仅是羽灵,更重要的是, 羽灵背后的陆压道君!
“轰隆隆!”
虚空崩溃, 万道轰鸣,荒屠圣王掌心中托着大荒炼仙炉熔炼天地,带着一股恐怖至极的帝威,在虚空深处快速远去。
紧接着,又有数道气息强大的圣威一闪而逝,显然有强大圣人远去了。
“先天道胎竟然去了万花谷,她到底想干什么?”
“得到了羽化真仙的传承,她居然不闭关,反而还如此大张旗鼓的去了万花谷,真是找死啊!”
“哼!昆仑一脉,还真是嚣张!”
“那小丫头敢如此行事, 想必有陆压道君在暗中护道!荒屠圣王他们已经去了,走, 我们也去会会陆压道君!”
……
十万大山的虚空中,众多强者议论纷纷, 有更多的圣道波动从虚空深处远去。
先天道胎出现在万花谷的消息, 很快就传扬开来,诸多强者和老古董纷纷从荒古界各地出关,不约而同的朝着万花谷所在的方位赶了过去。
万花谷中, 羽灵斩杀血莲圣人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感到万分震撼,当她们看到羽灵拿出生命灵液之时,目光中全都被火热充斥。
“这个先天道胎掌握了岁月神通,又有生命灵液补充,如果继续拖延下去,我们都会被她耗死!拼命吧!杀了她,夺了她的先天道果和生命灵液,我万花谷必将重临巅峰!”
那个身着黑色衣裙的圣人老祖口中发出苍老的声音,脚下浮现出一朵遮天蔽日的黑色邪花,花开十八瓣,每一个花瓣都呈现出长条形,蜿蜒如龙,末端仿佛连通着一個个地狱世界,鬼哭狼嚎之音响彻云霄,一股邪异至极的森然气息弥漫虚空。
随着这朵诡异邪花的出现,羽灵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布满了黑色火焰的炼狱中,后方隐隐有更多的炼狱在等待着自己,周围世界的一切规则意志都要将她炼化碾碎。
羽灵闭上双眸,道心映照天地, 周围那一重重炼狱的景象渐渐虚幻拉远, 重新映照出了万花谷的真实情况, 直接以意念锁定远处的黑裙圣人。
“刷!”
羽灵揭开斩仙葫芦的盖子,有翅有眼的斩仙飞刀带着一线豪光弹出,双目中放射出两道白光,穿梭虚空,毫无阻碍的落在了远处的黑裙圣人身上。
顿时,那个黑裙圣人的目光呆滞了下去,意识陷入到了昏迷中,脚下的那朵黑色邪花因为失去了控制而崩溃开来。
“请宝贝转身!”羽灵的声音冰冷肃杀。
下一刻钟,斩仙飞刀就凭空出现在黑裙圣人的头顶,快速旋转三圈,黑裙圣人那颗苍老的头颅横飞了出去,充满了腥臭腐朽气息的圣血洒落碧空,无头尸体将下方的一座万丈神山压塌,至少有近百弟子和长老被波及而亡。
又一尊圣人陨落!
万花谷的幸存者都震惊无比,谁也没有想到,斩仙飞刀在羽灵手中竟然可以屠圣!
“圣人被锁定都无法挣脱!这到底是何等宝物?怎么有如此重的杀气?”有个圣人老祖不由得惊呼出声,声音都不自觉的在颤抖。
不仅是她,剩下的几位复苏的圣人老祖全都满脸惊骇之色。
她们一直在沉睡,尚不清楚斩仙飞刀在枯寂星空中留下的赫赫凶名,陡然见到这等可轻易屠圣的大杀器,一个个都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圣人,那可是超凡入圣的存在,走出了自己的大道,寿元万载,每个圣人都有诸多的保命手段。想要如此轻易的杀死圣人,唯有圣经巅峰的无敌圣人才有可能做到!
而现在,道主境的羽灵依仗着一件宝物就轻易斩了一尊圣人,完全颠覆了她们的认知!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大杀器?
远处,羽灵的脸色苍白如纸,强行催动斩仙飞刀斩掉了一尊圣人,她的精气神足足消耗了大半!
“嗡!”
万千大道宛若流水一般朝着羽灵灌输而来,眨眼的功夫,羽灵消耗的精气神就再次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先天道胎,可时刻与天地万道相融合,无论消耗多么严重,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重归巅峰!
动用斩仙飞刀消耗的是精气神,并非是寿命,完全没必要浪费生命灵液,羽灵依靠着自己的先天道胎就可以轻易恢复,完全无惧消耗。
万花谷剩下的几位圣人老祖的脸色都非常难看,羽灵有着可斩圣人的超级大杀器,而且,基本上无惧消耗,令她们这些圣人都颇感忌惮。
“轰!”
虚空裂开,一朵晶莹剔透的九彩神花从虚空中浮现而出,在虚空中化作花灵圣人的样子,焦急的吼道:“诸位千万不要大意,那是斩仙飞刀!不久前曾连斩了三尊圣王!被斩仙飞刀锁定,必死无疑!”
此话一出,万花谷剩下的那四个复苏圣人全都面色微变,身周的圣道波动都在剧烈震颤不已,显然她们的心情都极不平静。
不仅是她们,就连万花谷深处那股深沉的圣王气息都有些波动。
斩仙飞刀居然能杀圣王,令得这位隐匿不出的万花谷圣王都忌惮无比。
花灵圣人提醒完之后,身影就消散在天地间,明显是对那斩仙飞刀格外的忌惮,完全不敢将真身暴露在羽灵的眼中。
羽灵目光冰冷的望着万花谷剩下的几位圣人,刚想继续催动斩仙飞刀来杀敌,忽然若有所觉的望向远处的一处虚空。
“轰隆隆!”
虚空深处传出一阵沉闷至极的轰鸣声,一座散发着浩瀚帝威的赤红色火炉从虚空深处打了出来,周围荡漾着玄奥莫测的火韵波动,弥漫出一片浩瀚火海,压得方圆数万里的虚空都在坍塌崩溃不已。
“大荒炼仙炉!”
万花谷幸存的几位圣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帝兵一般都是诸多帝统仙门镇压底蕴的宝物,轻易绝不会动用,她们完全不明白大荒炼仙炉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而且还是掌握在一尊圣王手中!
紧接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万花谷外,那都是来自各地的圣人和诸多老古董,得知先天道胎出现在万花谷,此时全都赶了过来。
荒屠圣王的掌心中托着大荒炼仙炉,并未理会万花谷的这些复苏圣人,神念霸道的从天地间扫过,目光刷的一下望向羽灵,掌心中的大荒炼仙炉中的火焰怒卷九霄,浩瀚的帝威如潮水般朝着羽灵压落过去。
“刷!”
无量帝威靠近到羽灵身周的时候,斩仙葫芦受到帝威激发,自动释放出海量的精纯杀意,牢牢地将羽灵守护在内。
大荒炼仙炉的帝威太过浩瀚,即便有着斩仙葫芦的守护,羽灵依然有一种心神都即将崩溃的感觉,就像是正在面临着一尊复苏的盖世大帝,压力倍增。
羽灵秀眉微蹙,身周浮现出一片浓郁至极的白色雾霭,白雾中隐约有一座仙府世界若隐若现,荡漾出一股股不朽的气息波动,但却始终无法将大荒炼仙炉的帝威完全隔绝开来。
被大荒炼仙炉的无量帝威锁定,羽灵感觉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遁入到仙府世界中!
荒屠圣王深深地看了羽灵背后的那片仙府世界一眼,冷漠的道:“仙府世界中有羽化真仙的大道烙印在,你若是在仙府世界中,就算我有大荒炼仙炉在手,很无法奈何你!然而,你现在却在仙府外,那就不用想着再回去了!”
言毕,荒屠圣王掌心中的大荒炼仙炉陡然爆发出一抹绚烂的赤红色火光,火光映照天地,帝威浩荡苍穹,一道火龙从大荒炼仙炉中飞出,迅疾如电的冲向羽灵。
堂堂一尊圣王,为了对付区区一个道主境的修士,居然还动用了帝兵,荒屠圣王这是打算一击就将羽灵灭杀掉,以防夜长梦多!
大唐醫王
在这一刻,羽灵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被锁定住了,就算是有斩仙葫芦在手,她依然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仿佛下一刻钟就要葬身在那道火龙口中。
我就要死了吗?
想不到竟然惹出了携带帝兵的圣王,终究还是太大意了,大仇尚未得报暂且不说,若是丢失了师父赏赐的斩仙葫芦,那可就罪过大了!
羽灵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么个念头,体内万道轰鸣,拼尽全力激发斩仙葫芦,想要遁入到羽化仙府中,却完全无法做到。
“刷!”
就在那道火龙即将碰触到羽灵之时,却突兀的消失在虚空中,任何人都无法感应到那道火龙的丝毫气息。
“阁下身为圣王,还动用帝兵来对付小徒,未免太过分了。”
伴随着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一道仙风道骨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中,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白色道袍飘逸,青色云纹荡漾,自有一股清新自然的道韵流转,流露出一种无牵无挂的逍遥自在。
“陆压道君!”
万花谷内外有不少人都惊呼出声,声音中都满是忌惮。